教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诗词

评论教育部向低质研究生说NO

诗词
来源: 作者: 2019-01-24 18:30:38

评论:教育部向低质研究生说“NO”

赞!

7月中旬,教育部下发了一份《关于深化研究生教育改革的意见》,特别提出对研究生实行严格的中期考核和论文审核制度,加大淘汰力度;同时也要改变单独评定研究生导师资格的做法,防止形成导师终身制。(8月25日《中国青年报》)

没有毕不了业的硕士,没有考不上的博士,这句多年前流行于研究生群体的戏谑之语,如今仍然是当下研究生教育的真实写照。尽管随着研究生规模的扩大,考博需求日渐增长,难度也有所增大,但研究生一旦考上,便几无毕业之忧,却始终是个不争的事实。

为了帮助门下的弟子顺利获得学位,导师们的确不遗余力,甚至使出了浑身解数。现实中,想方设法帮助水平较弱的研究生完成论文不说,更有甚者,为了帮助学生通过答辩,答辩委员会基本是导师授意和安排下的相熟同行,由于都是同专业的学者,甚至还常常有着师兄、师弟之类的学术血源,导师之间形成默契,互相给对方的弟子开绿灯,更是成了普遍存在的潜规则。

然而,真正意义上负责的导师,其实更应体现在培养过程的兢兢业业,在论文答辩上应当秉持严师之风。而现实的情形却是,在研究生的培养阶段,导师的作用恰恰在弱化,尤其是当下导师日益老板化,忙于拉项目、跑关系,学术产业化、生意化的导师们,无暇顾及研究生的培养,研究生平常连老板的面都见不上,研究生培养成了博士带硕士,师兄带师妹,培养质量自然可想而知,假如到了论文答辩环节,导师再不施以援手的话,研究生的淘汰率恐怕会相当惊人。

可见,研究生的低淘汰率,某种程度上恰恰是对研究生培养低质化的掩饰。当导师的作用并不体现于日常培养,而只是出现于论文答辩环节时,又何尝不是一种角色的倒错呢?

研究生淘汰机制落空其实是对误人子弟的掩饰,而研究生培养乱象的背后,其实绝不仅仅是个淘汰机制落空的问题。导师职责的异化,研究生角色的错位,甚至整个学术生态的逐利化与交易化,或许才更需反思。(武洁)

相关推荐